干货满满初中印象(我的初中印象)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中国官网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4-02-23

伴随着夏之尾、秋之初、年龄之增长,悻悻学子迎来一级一级的上升跳跃。缘分这东西很神奇就好像命中注定,而排列组合给我安排了我的同桌,说来也巧好像我的……

 

回忆录之初中寒来暑往,春困秋乏伴随着夏之尾、秋之初、年龄之增长,悻悻学子迎来一级一级的上升跳跃梦回13年前小升初的赛程中我们完成接力并且顺利传递,这年我初一,开学是为期一周的不标准化的军训所谓不标准即是体育老师带领进行队列队形训练,好在时间短暂转瞬已是正常学习时间。

进行7天的磨合之后大家之间相互熟悉,好像每次开学都意味着排座位,这排列组和伴随着学子的一生,只是最初源于排座位正式了解与学习确是高中数学课上缘分这东西很神奇就好像命中注定,而排列组合给我安排了我的同桌,说来也巧好像我的大多数同桌都是姑娘,这次也不例外依旧是个姑娘,圆圆的脸蛋乌黑的头发扎个马尾,上身是件金黄色的布衫现在说卫衣,下身是条黑裤子,脚穿红色花布手工带带鞋,她就是我初中的第一位同桌——毛丽娜。

介绍完同桌该是前排的姑娘,上身着紫色卫衣下身黑裤子脚上依旧是花布带带鞋,扎个马尾后背留有烫伤疤痕,她就是后来我们的英语课代表——丁瑞丁瑞的同桌是丁刚刚后改名为丁金刚,初见时圆圆的脸蛋不喜欢说话再接下来就是一身傲骨桀骜不驯的我,本人辛涛喜欢说话更喜欢表现自己,就像刚经开水冲泡的茶叶处于漂浮状态。

学习讨论四人组就算是介绍完了懵懵懂懂,枯燥的学习生活,那个时候真的不懂学习,说白了就是啥也不懂就知道开心快乐的过完每一天彼时流行小纸条情窦初开谁都想找个女性朋友可谁也不懂,小纸条随处可见,那个时代好像找个女性朋友就高人一等,我也不甘示弱也想有那么的女性朋友,正好前排的姑娘像我的一个长辈,也许是感觉亲切吧就想她做我的女性朋友,就这样傻傻的过着日子,这期间英语老师出现更迭,在我的学生时代见怪不怪—老师经常换。

很快英语模拟开始了,那张手工刻模手工印刷夹杂着水墨香气的试卷百分制的卷子我90分(因为假期的补习)四个人的英语成绩好像就刚刚的低一点,好在课代表是他同桌提升也快依稀记得中期考试他取得班级15名全科合格恨生萌芽。

转眼已是深秋时节,也是我上初中后第一次挨揍,打我的是我的初中班主任范洁后来我叫他肥头,告状的是我小学的两个同学也是我初中同班同学,赵某与丁某源于一件宿舍小事(六年级开始寄宿制),早餐时地上一个纸片,那天我值日,我哥他们班一个同学亦是我儿时玩伴开玩笑说102宿舍有垃圾记上。

赵某舍长信以为真,班主任跟前小报告一打班主任找我了解情况,巧遇丁某便让他喊我去,我桀骜不驯说不去丁某原话转述肥头班主任以为在挑战他的权威稀里糊涂给我一顿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从教室前打到教室后面,我恨他但奈何自己太渺小只能把这恨埋于心间。

印象中初中三年肥头打得最凶的两个人我有幸是其中一个,另一个是雷强而更羞辱我的是在初一年级组的那次发言,当着全初一级的师生我一手拿着买耗子药的喇叭,一手拿着肥头帮我准备的发言稿那是我第一次脸色发红而且发烫,千层之基起于垒土我将恨与羞辱隐藏。

我和我的同桌只坐了一年同桌,那是飞云中学进门左手边第三排的砖木结构的瓦房里一年间我俩的桌子之间从未出现过分界线,感情一直好到初三毕业前夕的一月前说到初中不得不说另一个人闫海龙,小学五年初中三年我的好同学好朋友,他了解我时常一起玩耍,可就是他在我初二是给我留了一道疤,也教会我提防。

时常让丁瑞给他讲英语,两人关系进一步提升,而我却落了单,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出现雾霾恨渐膨胀初二由于08年大地震学校有了门面活动板房,我们班有幸坐落一间,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朗朗读书声,雾霾天的我成绩下滑严重加之营养不良不长个子,再一次的排列组合我是第一排第一列而我的老同桌是第四排第八列,好在下课她会出门会对我来句老同桌,这莞尔一笑成了驱逐阴霾的良剂。

而此时的我不是雪中送碳而是雪上加霜,我老奶的离世让我超假一天,本是一天假期肥头小题大做让我当众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检讨,用他所谓的权威再次践踏我的尊严这一刻,就像道分水岭从此敌对然而多年后许多初二发生的事大多都随时间流逝但我始终记得焦蓉对我说过的那句:“要想一个人记住你,要么爱上你,要么恨上你”。

初三又一次洗牌只不过这次成了单桌椅再也没有所谓的同桌之言,顺利来到飞云建筑最高点俯视群雄三年不长个,小个子的我享受到了独宠,与讲桌平行的特殊位置高出不胜寒,孤独之感涌上心头好在数学自习课上可以自由移动,我像乞讨之人一样在我老同桌的书桌上寻找一丢地方,当然不是为了学习就是给说话找个理由,排除所谓的孤独感。

这年我认陈妮为姐,她送我艺名紫谨轩,说起我这个姐那可是个美人,亭亭玉立从小就不缺乏追求者,也是同级学生心中的女神 三进宫领黄牌也应有礼仪 同年有幸我在全校师生面前学会了礼仪,自己也从来不注意这些细节这周宿舍黄榜,混合宿舍本就各自为营,但当念到122宿舍名的时候总得有人去领黄牌,本就是件丢人的事,单手去接没成想却更丢人,三次进宫教会了我礼仪,即使是耻辱也要双手接过这黄榜并深鞠躬表示敬重。

恨终于爆发鲁迅曾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我选择爆发是男儿就该有血性,前排靠后排似乎是惯例,每个坐前排的都会靠在后排座子上,除非最后一排无处可靠深秋时节寒风瑟骨,我在那天下午靠在后排的桌子上,一手持书一手持笔类似于不标准的葛优躺,这一躺惹了后排的姑娘,她将桌子前挪架在我的后背桌子前面两腿离地。

我怒了直接掀翻在地,班会上成了焦点 竹板唱堂会肥头所谓的教育就是竹板子唱堂会,我记得惩罚我十板子两板子下去手已经肿的跟马蜂咬了一样,12345对就是这第五板子落下的时刻我握住拳头竹板不偏不正,正好打到我中指的关节见了红,怒发冲冠说出了那句埋于心间的“我不服”。

青春期的叛逆也许是最好的解释,肥头面子受挫急于找回威严紧接着就是他肥胖的巴掌向我挥来,疼不疼已经忘记只记得眼镜左腿上跨45°也许是怕僵持肥头带我到了他宿舍处理处罚结果座位调最后一排,回家反省一个周末前排顺推上移。

又是一排四人的时候,八娟—一个女同学在我的左手还是右手边记得不清楚了,但就在这最后一排‘三人组’成立了 成立三人组以薛强为首刘玉龙次之加我三人组横行,没干什么坏事无非就是诅咒下肥头在我的生活中快乐始终是最重要的。

学习吗?学个鬼混着就好,英语课上张蕊老师的公式法永远那么适用,及格没有问题数学老师的洋芋贵的吃不起用猪肉代替的幽默,物理老师小个子的精致,虽然那道本可以露脸的物理难题讲到一半挂到黑板,我依然觉得光荣只应全班只有两人会而我是私下请教。

语文,对肥头带有抵触情绪,所谓爱屋及乌吧因恨生恨,本可以顺流而下的古诗文就是不背日子一天天过三人组天天嘻嘻哈哈外加我老同桌,由于关系好另外两人一直撮合我俩打、闹、玩各种制造机会,懵懂的时刻根本就不懂只是有好感,就想将这种高于同学的关系维系。

晴天霹雳那天是5月下旬的下午第七节课间,忘说了初三四班的教室只有一扇门且与三班的后门挨在一起,下课基本是两班学生一起站在四楼走廊望夕阳景老同桌和老外—三班同学,不知怎么了反正是在吵闹,边走边吵得她遇见不长眼色的我,我伸出小短腿拌了她一下,马蜂窝就这样被我捅了,对象由老外转嫁于我,可怜了我书桌上的那一摞书,还有写的藏头是与打油诗的笔记本,(之所以会写源于我边上的同学影响)清晰的记得数学书的封面从此掉落,天昏地暗整日鳏寡孤独,好在三人组还在,薛老大让我去道歉奈何从我伸出腿的那一刻她便再也没理我直到多年之后,同班同学见面尴尬到让我不敢直视她的脸。

再说薛老大初三后期成功将焦蓉忽悠到手,从此开启了漫长的十年之恋就这样很快就熬到了6月16日我们初中毕业,对我来讲更多的是逃离,我们的初中之涯也于2010年6月18日结束 再见面初中毕业十年唯一的一次见面是2012年的九月上高二后薛老大来校看我和刘玉龙,还有我的老同桌只是那尴尬的见面没有说一句话。

十年之后赶上互联网信息高速发展时代,各大平台使我们各自有了人生就是博中国官网的联系方式,随时可以联系我与同桌的关系已回归到从前,目前依旧很铁能说能笑,只是遗憾多年未见同桌有了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目前安家于古都西安,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薛强和蓉儿也在十年长跑之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起生活在魔都上海刘玉龙也与自己心爱的姑娘喜结连理享受婚后的甜蜜时光而我也在迷雾中找到自己喜欢的姑娘,也渴望姑娘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余生去好好珍惜她听着手机播放的《十年》期待我们的相见一生又有几个十年。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网站地图